(四)购得豪宅筑爱巢,二人世界真美妙,颠莺倒凤勤抽插,欲仙欲死又高潮。
静海小区是一个高档的社区,这个地方是刘宝山买下来作为自己享乐窝的,陈娟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他往这里带过不少的女人,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从今晚开始,这里将成为只属于他和李雪的爱巢。车在静海小区的十号楼前停了下来。刘宝山让张立明天早上再来接自己,扶着李雪的腰肢就上了电梯。
这是一套四房两厅的房子,淡雅的装修风格,傢俱也是比较素的颜色。一进门,刘宝山就一把紧紧搂住了李雪,张嘴吻住了李雪的香唇。一条舌头急不可耐地橇开李雪的嘴唇,直奔李雪嘴里。李雪的两片嘴唇有点厚,吮起来不但细腻、柔嫩,嘴中一片湿润,好像还带着一点甘甜。
刘宝山将李雪搂得紧紧的,感受着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服服帖帖地印在自己的胸前。舞动着舌头不断地在李雪口中挑逗着,刘宝山用力吮着,似乎想把她口中的唾液都吸到自己口中来。
李雪双手轻轻地绕着刘宝山的腰,闭上了眼睛,也慢慢地回应着他的热吻,刘宝山用力地吮吸,几乎将她的舌头都吸过去了,有点生疼,她也用力回吸。这么热烈的亲吻让她都有点透不过气来了。林子义好像从来沒有这么热烈地吻过自己吧?她突然在脑海里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沒有,现在林子义不知道在做什么?
一阵嘴对嘴的热吻之后,刘宝山松开了李雪,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美女。李雪停止了胡思乱想,睁开了眼。
「小雪,我会好好地疼你的。真的。你想要什么礼物,除了天上的月亮,我明天就送给你。」
「不,刘总,我……我……不想要什么礼物。」李雪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觉得不好意思直接说,我是为了满足我的需求才答应的。
「以后私底下你就不要叫我什么刘总不刘总了,就叫我宝山吧。」说完,刘宝山将唇印在李雪的额头上,在她脸上开始轻轻地向下吻着。
嘴唇轻轻地擦过李雪光滑、细腻的脸颊,有点痒,然后轻轻地叼住李雪的耳垂,轻轻咬了几下,刘宝山又用舌头舔着,他知道这里是女人敏感的地方,他今天晚上要慢慢地挑起李雪最大限度的慾望。
耳垂过后是脖子,然后是微露的肩,刘宝山缓缓地吻着,手开始在李雪身上摸索着,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这薄薄的衣物下是如何令人销魂的一个胴体在等待着他的享用。他发现自己的慾望已经开始抬头了。
刘宝山将左手探入李雪的衣服里,开始直接抚摸着有点冰的肌肤。右手在衣服外面找着拉链的位置,终于在背后找到了。这件外衣很快就飘落在地板上,露出了凝脂般细腻、光滑的肌肤,里面一件红色的胸罩,将李雪白白嫩嫩的皮肤映衬得更加妩媚。
李雪搂住了刘宝山的脖子,任由他爱抚和亲吻。刘宝山的调情已经产生了作用,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发烫,也有点发软,顺势靠在刘宝山身上,微微喘息着。她感觉到了刘宝山的热情硬硬地顶着自己的下身,忍不住轻轻蹭了一下。
刘宝山觉得下体已经涨得难受,在裤子里憋得生疼。他一把抱起了李雪,就往房间里走。李雪知道,这一切终将开始了。她有点期盼,有点欢喜,还有点内疚。
房间里是一张大床,宽大得四个人躺在上面都不觉得挤。刘宝山将李雪轻轻放在了床上。迅速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下身那阳具一旦得脱,登时怒昂起头来,指着床上的李雪微微地晃动着,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挑逗。
隔了许久,又再次看到这个曾经在她体内大鬧天宫的小傢伙,李雪不禁又想起了那天的感觉。「来吧,快点来吧。」她在心里默念着。下意识地稍微分开了自己的双腿,下身已经有点耐不住寂寞了。
刘宝山一点都沒有浪费时间,上床就跪在李雪身边,盯着那漂亮、优美的身体,看了一会,低头就从李雪的脖颈开始往下吻着、舔着。这已经是第二次亲近这个令人销魂的女人了,但刘宝仍然感到一阵初次的兴奋。他将头埋在李雪深深的乳沟里,左右蹭着,感受着女人馨香的体温和饱满、弹性的乳房。
李雪的乳头已经硬了,如暗红色的葡萄般镶嵌在白皙的乳峰上,令人垂涎。刘宝山张口含住李雪左乳上的那颗乳头,吮吸着,轻咬着,双手在李雪的身上四处游走。所到之处,李雪都彷彿感觉到有一种电流轻轻地麻痺着自己的神经,挑逗起了自己身体正面潜藏着的慾望。
李雪感觉自己的乳房在刘宝山的挑逗之下,涨得有点难受,只想这个男人更加用力地揉搓,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她按住了刘宝山的脑袋,微微用力,压向自己的胸部。她也想到处抚摸这个男人的身体,还有那个粗大、健硕和充满热情的阳具!
刘宝山渐渐向下吻去,李雪细嫩的肌肤如一匹上好的丝绸,即使只是轻轻掠过,也给他的嘴唇带来强烈的感官刺激。李雪的三角地上毛髮不是很多,阴阜肥厚,正是刘宝山喜欢的那种,上次见过之后,他就曾经无数次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再在这上面放肆地掳掠一番。如今,终于又故地重游了。
李雪已经将两腿大张,慾望已经令她无法自制了。她口中娇喘着,自己抚着发涨的乳房,只盼着刘宝山快点来一些更加过瘾的冲击。
刘宝山试着用手拨开那些毛髮,下面是一个令无数男女为之销魂的勾魂窟。两片暗红的阴唇轻轻翕动,上面已经隐约有些淫水流出。刘宝山凑了上去,用舌头分开了那两片阴唇,亲了一下。
李雪彷彿突然间被电了一下,身体绷紧了。随即感觉到刘宝山的舌头在自己敏感、娇嫩的阴道口搅动,快感就开始渐渐生发、散开。林子义从来沒有也不会做这些,恍惚间,李雪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这个。但是刘宝山的舌头在她的阴蒂上挑了一下,快感又一下子让她的身体酥掉了半边,她一下子掉进慾望的漩涡,让她终于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刘宝山用舌头灵巧地拨弄着李雪的阴蒂,唾液混着李雪流出来的淫水,有点酸酸的味道,让他觉得很是刺激。李雪的呻吟已经止不住了,她不住地张合着双腿,「宝山……快……点……你……饶……了……我吧……啊……」
刘宝山终于停止了舌头的攻击,一来舌头有点累了,二来他也点按捺不住,想快点进入身下这个女人的身子里。他看着面带桃花的李雪,整个人压了上去。
两个人的身体都是一片炽热。李雪等待了许久,热烈地伸手迎接着男人的重压。双手贪婪地在他身上抚摸着,男人发烫的阳物已经碰到自己空虚的下体了。李雪不安地扭动着,不断地想去触碰那个令她销魂的东西。她伸出手去握,一入手,那磙烫的温度让她愉悦地呻吟了一声:「哦……来……吧……啊……」
刘宝山让她将自己的下体引到了阴道口,顺着那股湿热的洞口,缓缓地挤了进去。女人已经迫不及待了,耸起了身子想让进入更加快、更加深入。
「啊……好爽……啊……来吧……用……力……点……啊……」李雪已经忘了其它的一切,只知道现在只想好好地做爱。
刘宝山的阴茎紧紧地贴着李雪的身体挤进了这个春水氾漤的所在。被这种湿热的身体所包围,刘宝山感觉到了一丝快感。他喘息着,开始了缓慢地抽送。每一下的摩擦,都引得李雪大声地呻吟着。
刘宝山用自己的胸肌紧贴着李雪那对傲人的乳房,研磨着,用嘴堵住了李雪不断呻吟的嘴。李雪闭着眼睛,热烈地吮吸着他的舌头,同时将自己的舌头探进来,用力地搅动着。鼻中喘着粗气,乳房随着她急促的唿吸,一下一下地顶着刘宝山的胸。
刘宝山突然下体一阵急送。这一下让李雪登时花容失色,突然的变奏带来的是一阵阵强烈的刺激,李雪觉得好像已经喘不过气了,扭头挣开刘宝山的亲吻,张大口唿吸着,口中不自觉地呻吟着:「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好爽……啊……」
李雪卖力地扭动着身体,胸前的那一对丰乳浮荡地晃动着,让刘宝山忍不住又抓在手中,用力地揉起来,手上的力道让李雪感觉到有点痛,但是夹杂着下体传来的肉慾的快感和与別的男人性交的刺激,让李雪更加兴奋了。
刘宝山忽快忽慢地抽插了百来下,李雪已经是兴奋得一张漂亮的脸都快变形了,她微闭着双眼,陷入快感中,细细品味着。
刘宝山停止了抽动,将那话儿抽将出来,只见那红通通的肉棒上,带着李雪流出的淫水,在灯光下闪动着淫荡的光。李雪嘤咛一声,抓住刘宝山的手,不想让他停下来。
刘宝山只是想换个姿势,让李雪趴在床上,雪白的臀部抬起来对着自己。灯光下,那两片丰厚、白晃晃的屁股充满了诱惑,中间的那条缝里隐隐约约有一点水光,刘宝山爱不释手地轻轻抚摸着圆润的臀部,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
这边厢,刘宝山正在欣赏着诱人的肥臀,那边厢,李雪已经等不及了,扭动着屁股,口中叫唤着:「宝哥……快点……来吧……」刘宝山也不想等待,将龟头对准着那深不见底的黑洞刺将下去。
「啊……」李雪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兴奋的叫声。男人的再次挺进让她被中断的爽快再度燃起,而且这次的插入着力点和接触的地方和前入是完全不一样的,带来的刺激和快感也不一样,好像更加深入,「嗯……快……刺破……我的……啊……肚皮了。」
李雪的声音有点变调,兴奋的快感随着那粗大的阳具一下一下的撞击不断地拨弄着李雪的神经,她只想让这种快感淹沒自己,高潮快来了,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阴道里有一股热流好像开始在释放,她更加用力地叫着,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一下。
刘宝山双手抓着李雪丰满的臀部,兴奋的揉捏着,他喜欢女人的臀部比较丰满。随着他的抽送,两人的身体不断地撞击着,因为已经开始有汗了,声音不是很清脆。
刘宝山伏下身子,伸手轻轻承着李雪的乳房,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部位,李雪的身体在他的撞击下大肆地晃动着,乳房也不断地晃着,刮擦着他的手心。可惜看不到,刘宝山暗暗感到有些遗憾,他想看到这对丰满的乳房淫荡地摇动的样子。
身子底下象母狗一样趴着的李雪这时已经逐渐感觉到了高潮,快感让她体会到欲仙欲死的滋味,她已经四肢无力,机械地任由刘宝山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嘴里吐出的只是一些毫无意义、饱含淫声秽语的字节。高潮很快到了,刘宝山感觉到了自己的阳具被李雪的身体一吸一吸,有点想射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把已经如一滩泥一般的李雪推倒侧躺着,将她的一条美腿抬起,贴着自己的身体,就这么再次开始抽插。李雪已经沉迷于高潮之中,任由他摆佈,口中哼哼唧唧的,听来煞是诱人。
刘宝山开始了冲刺。他低头看着自己黑里透红的阳具在那双白皙的双腿间翻腾进出,带着李雪流出的一丝丝白色的体液,感觉自己的阳物更加热情高涨了,他挺身加快频率,龟头在那鲜嫩的阴道壁上磨擦带来的快感渐渐让他无法忍受,粗重的喘息声中开始夹杂着一些表示浑身舒畅的呻吟声。
他在李雪身上无目的地抓捏着,快感开始一点点增加,有点忍受不了了,他开始更加用力,一下一下地用力,电流般的快感终于从龟头处迅速蔓延开来,让他开始大叫了起来:「啊……啊……」他挺身,紧紧地顶住李雪的身体,恨不能整个人都随着射出的液体进入到那蚀人筋骨的所在。
当呻吟和喘息渐渐平静下来,刘宝山将李雪搂在怀里,爱抚着,在这一次亲密的接触之后,李雪也放松了许多,开始主动地在刘宝山的身体上亲吻着。还不时把自己的胸部贴着他抚弄着。高潮刚刚过去,她就又有点渴望了。
望着刘宝山两腿间浓密地毛髮丛里那条已经软下去的阴茎,她都有点不相信就是这么不起眼的一个小东西,竟然让自己真正体会到了女人的幸福。她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握住了,入手的感觉软绵绵的。
「怎么样,宝贝,是不是又想要了。」刘宝山轻轻拍了一下李雪那雪白的臀部。李雪娇羞地望了刘宝山一眼,媚眼如丝,一下子又勾起了刘宝山的慾望。才套弄沒几下,刘宝山的阳具又迅速挺立起来。「我都不敢相信这东西怎么会这么厉害。」李雪感觉自己的小手都快握不住那已经蠢蠢欲动的东西了,语气里带着一丝兴奋。
刘宝山也不答话,张嘴含住了李雪的小口,一翻身,将她又压在身子底下,房间里,很快又充满了诱人的呻吟和喘息。
(五)骨子淫荡慾火旺,甘露滋润神采扬,才攀高枝又换主,李雪傍上陈市长。
这一天晚上,刘宝山和李雪两人折腾到了下半夜,才昏昏沉沉相拥着睡去。李雪几年来慾望一直沒有得到满足的身体,在这个夜晚第一次有了满足之后的疲惫。
两个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九点多,刘宝山还有事,本来想叫李雪一起坐车走。但是李雪生怕会引起別人的注意,还是坚持自己回公司。她先打了个电话回公司,找分管的副总杨文山请了半天假。然后回自己的家先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又休息了一下,到了下午才精神饱满地去上班了。
连着几天,刘宝山总是推掉了晚上的应酬,一下班就往静海小区十号楼跑。老婆陈娟也知道怎么一回事,她这方面从来不管,她知道这些女人不会对自己的财权产生威胁,这是她和刘宝山早就说好的。况且,她自己在这方面也不是很干净。彼此彼此,大家扯平吧。
而李雪都是自己打的去,她不愿意和刘宝山一起走。虽说事情早晚都会传出去,但是,能拖多久就算多久吧。
李雪好像是要把这几年沒得到的都给勐补回来,第二天晚上开始,在床上就十分放得开了,按她自己的话,这是因为她骨子里本来就是一个十足的荡妇。面对刘宝山,她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
两人就如同已经结婚了十几年的夫妻一样。几天下来,刘宝山也有点吃不消了。李雪也是瘦了,但是精神却更好了,有了滋润,神采都不一样了。
这天晚上,刘宝山正好也有事,就和李雪说好了,晚上不去静海了,回家有事。陪着李雪在海天酒店吃了晚饭,刘宝山正想送李雪回家。在门口却碰到了市政府办公室的林动。
林动和刘宝山算是比较熟了,问起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林动却说了一个令刘宝山很感兴趣的消息。
原来陈召晚上在这里以私人的名义请两位朋友吃饭,这两个朋友来头不小,听说是北京过来的。具体什么背景也不是很清楚,因为飞机比较晚,所以到了现在人才从机场过来,陈召亲自去了机场,让林动过来安排一下。
自从上次一起吃过饭之后,刘宝山还沒有机会再和陈召接触过。一听陈召马上就到,刘宝山就想着利用这个机会再和他见个面,寒暄几句也好。当下,林动去做了安排之后,就陪着刘宝山三个人在酒店的大堂里等着陈召。
将近八点半时,陈召来了,带着一男一女两位朋友。刘宝山上前假装巧遇,热情地和陈召着近乎。
「陈市长,你好。很高兴再次碰到你。」
陈召见了刘宝山和李雪两个人,挺高兴。说道:「这么巧,又在这里碰到了刘总和漂亮的李小姐。真是幸会。」陈召主动伸出手,和刘宝山握手,然后又伸向李雪。
被陈召的手握住时候,李雪有了一点异样的感觉。
「两位怎么会在这里啊?」陈召顺口问了一下,「是啊,今天晚上请一位外商吃饭,这不,刚刚送走客户,就碰到您了。」刘宝山不大不小扯了个谎。
「是吗。对了,李雪不知道会不会跳舞啊?」陈召突然面带微笑看着李雪。李雪有点不好意思,点点头,「还好吧,不过跳得不好。」
陈召转向刘宝山:「刘总啊,今天晚上能不能把你的部下借调给我,帮我个小忙?」
刘宝山一听,正愁沒有机会接近这位大红人呢,天上就掉了个饼。忙不迭说道:「陈市长,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沒问题。」
陈召看了一眼李雪,又说:「我今天晚上有点私事,想请两位朋友吃完饭去跳个舞。现在少了个舞伴,李小姐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她陪我们一下。李小姐,你看行不行?」陈召笑着看着李雪,刘宝山不等李雪说话,已经道:「沒问题,小李,你晚上好好陪陈市长。」
李雪抬头看了一眼陈召,正好碰到了陈召的眼光,那眼神里带着一丝神秘而又有吸引力的眼光。她忽然感觉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慌,胡乱点了点头。于是刘宝山独自一个人先回了家。李雪陪着陈召和那两位北京来的朋友,先去吃了个饭。陈召也沒介绍这两个朋友,李雪只知道那个男的姓陈,女的姓于,其它的就一点也不知道了。吃完饭,四个人就在酒店里的一个小舞厅里跳舞。那个陈先生好像特別爱跳舞,连着和那个于小姐和李雪轮流跳了五支曲子。这才坐下来休息。四个人叫了一些洋酒,边喝边聊天边跳舞。
又一支曲子开始时,陈召向李雪做了个优雅的邀请手势。这是一支慢曲,李雪陪着陈召在无人的舞池里慢慢地舞动着。陈召厚实的手轻轻搂着李雪的背部,带着她旋转着。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酒的缘故,李雪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陈召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李雪觉得很好闻。林子义从来不用这些东西,所以李雪不知道这是什么香水的味道,她只觉得这种味道很淳厚,她忽然觉得和眼前这个男人的感觉有点像。
陈召的舞姿很优雅,和他跳舞感觉很放松。陈召贴着李雪的耳边忽然说了一句:「李小姐很漂亮啊。」李雪忽然觉得不敢抬头看陈召,只是低声谢了一声。
她忽然发觉两个人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贴得很近了,她甚至可以感觉得到陈召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力,这种气息让她有点要醉的感觉。陈召的手轻轻地抚着李雪的背部,却绝不过分向下去触碰到李雪的臀部。
李雪感觉到了这种抚摸。她抬头望了一眼陈召,陈召正低头注视着她,眼光里有一种殷切的热情。李雪忽然有了一种冲动,下体有了一点湿润的感觉。
曲子终于结束了,李雪感觉这一曲好像特別的漫长。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这个只有四个人的舞会终于结束了。两位客人就住在了海天,陈召送李雪回家。一路上,陈召一直在找话题聊天,从谈话中,他们瞭解了对方的基本的家庭情况。
陈召的妻子郭洁是省报的一位记者,因为职业关系,并沒有和陈召一起到市里来。不过两个人见面的机会挺多,一来陈召经常会去省里,二来郭洁也会经常来市里採访。李雪也简单地将自己家里的情况讲了一下,和丈夫是大学同学,丈夫混到现在也不怎么样等等。
车开到李雪家楼底下时,陈召将车停在了一个比较暗的角落里,李雪正要下车,陈召把她叫住了:「小李,等等,我有点事想和你说一下。」
李雪转身过来面对陈召,在黑暗中,陈召盯着李雪看了一会,忽然探过身,将李雪一把搂住,嘴已经堵在李雪的唇上。
李雪猝不及防,嘤咛一声,整个人已经被抱住了,陈召吮吸着她的双唇,舌头探了过来,想要进入李雪口中,李雪还沒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感觉到一条灵活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搅动。同时,陈召的手已经在自己身子上轻轻抚摸着。
李雪脑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面对的是一位市长,在她看来,这位市长年轻、有风度,前途无量,她对陈召应该说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现在这位市长就这样迅速地想佔有她,让她一下子瞢掉了。
陈召的吻热烈而有力,他的手也迅速地找到了李雪身上的敏感的地带。不一会儿,李雪已经感觉自己有点在主动回吻了,陈召的舌头毫无阻挡地冲进她口中放肆地游走,挑拨着她的舌头和嘴唇,也挑起了她隐隐约约的慾望。她忽然又有了一种冲动,和这个男人上床的冲动。
但是,陈召的动作不合时宜地碰了一下汽车喇叭,夜深人静时的这一声响,把李雪给吓了一跳,也让她从开始燃烧的慾望中惊醒了过来。她推开陈召,迅速打开车门逃上楼。
洗澡的时候,李雪对着镜子看着镜中一丝不挂的身体: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但是因为沒有生过小孩,而且她自己又很注重保养,镜子里出现的仍然是一具十分性感的裸体。
她的皮肤一向保养得很好,细腻、光滑,摸上去有一种如丝的感觉,按按照刘宝山的说法,只要碰几下她的肌肤,小弟弟就要翘起来了。乳房是李雪颇为自傲的一个部位,坚挺、丰满,她乳晕不大,在正常状态下,乳头也不大,但是一旦兴奋起来,充了血,就涨大了好几倍。她很喜欢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她几乎沒有什么小肚腩,平坦的小腹下面,阴毛并不是很多,三角地有点肥厚,微微凸起,如一个小山丘。
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李雪又想起了陈召,陈召的那种眼神让她有点受不了,她突然知道了自己在舞池里和刚刚在车里的那种冲动是什么了,那就是和这个男人做爱。凭感觉,她觉得陈召在床上肯定可以给她带来另外一种味道,和刘宝山的不一样,更不用说林子义了。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手指头掠过乳头带来的痒的感觉让她有点像刘宝山的舌头在上面挑逗的刺激。
慾望开始出现了。李雪用双手在自己的身上刺激着那些敏感的地带,然后伸入了自己的身体内部,轻轻地揉捏着自己的阴蒂,很快快感就开始出现了,她用手来消解自己的慾望。
当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她忽然在恍惚中,彷彿感觉到是陈召在自己体内冲刺,并把她送上了快乐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