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子中的妈妈谁这么早敲门,真是有病啊」听见敲门的声音,我不情愿的从暖暖的被窝
里爬了起来,去看门. 真是奇怪,我起来了,门却不响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
病,不过我还是开开了门,一个人沒有,不过门口放了一口大旅行箱,「真他吗
的,连个面都不露,老子起的够快的了「,我嘟哝了一句,打量起箱子来,那是
一个很大的黑色旅行箱,大的可以放进一个人的那种,我估计是妈妈让人带回来
的,也就沒有太在意,我试着提了提,感觉有百多斤重,我提了进来后,关上了
门. 奇怪,老妈也是,已经有一个多礼拜沒有打过电话了,平常一般也就两天一
个电话,而这次竟然一个礼拜也沒有打电话。送东西回来也不先告诉我一声。
? ? 早上起来,泡了碗面后,我就开始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面,眼角正好又看见了
那个大箱子,对这个箱子,我充满了好奇,老妈突然送这么大的箱子回来,连边
装的会是什么呢,我看着看着,就随手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说实话,我一般不主
动给老妈打电话的,我是单亲家庭,18岁时候,父母离婚,我跟了妈妈,虽然是
单亲家庭,但是妈妈赚钱的能力很厉害,所以我从来也沒有愁过吃穿,妈妈今年
42岁,长的是细皮嫩肉的,皮肤保养的很好,所以追她的男人有很多,我一般也
不大管老妈在这方面的事情。我顶多也就是拿着妈妈的丝袜或着高跟鞋打打炮,
反正家里也就我一人。很方便的。
? ? 那口箱子对我的诱惑力真是越来越大,我放下了碗,走到箱子跟前,妈妈的
电话不在服务区,真是的,关它呢,先打开看看吧,我靠近了箱子,那箱子竟然
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这香水味道竟然那么的熟悉,是妈妈常用的那种香水的
味道。我双手一起上,一下子打开了箱子,一下子,我惊的张大了嘴巴,箱子里
的东西让我太震惊了,箱子里有一个人,一个女人,那人竟然是我的妈妈,妈妈
竟然躺在箱子里,更让人意外的是,妈妈竟然穿着一件红色的性感内衣,就是那
种我在网上才能看见的那种红色的性感内衣,是那种纱的那种,腿上是肉色的丝
袜配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鞋跟很高,我从来沒见过妈妈穿着这样的衣服。我这
时候才觉得不大对劲,妈妈蜷曲着身子躺在箱子里边,一动不动,双眼半开着,
可以看出眼神涣散,迷茫的看着前面,我颤抖的把手放在妈妈的鼻子下,沒有唿
吸。妈妈死了,妈妈是死了以后被人放在箱子里的,竟然这样打扮着被放在了箱
子里. 我靠近妈妈尸体的头部,看见了妈妈的脖子上有一条红色的血印,那是被
绳子勒过才能留下的,妈妈是被勒死的。我用手摸了摸妈妈穿着丝袜的大腿,竟
然是温温的,可以看出妈妈死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突然之间,我感觉我的下头
硬了起来,我在摸妈妈的大腿的时候,我竟然会有这种反应,但是那种巨大的刺
激让我的手又摸了上去,开始来回的轻轻的摩挲起来,那种触电一般的感觉刺激
着我的神经,我赶紧拿开了手,我在干什么,我在猥亵妈妈的尸体. 这时,我看
见在妈妈尸体的头部放着一盘带子,我拿了起来,走到了机器里,开始播放。
? ? 带子里出现了妈妈,很显然,带子是在偷拍,是一个人拿着机子偷偷的跟着
妈妈,可以看出,那地方是妈妈的住所,妈妈正在开门,拿机器的人快速的靠近,
然后是妈妈回头,说了一句,你们~ ,画面中断了,出现了半天晃动的镜头,过
了有几分钟才恢復,等稳定后,妈妈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床上,穿着一身合身
的白色的套裙,脚上是一双中跟的黑色高跟鞋,很明显,妈妈是被从后面袭击,
被打晕了,他们将妈妈抱到了床伤,此时摄像机不再晃动,应该是被固定拍摄,
画面效果很好,接着,两个头套黑色丝袜的人出现在镜头里,从身材上看,应该
年纪不大,画面沒有声音,他们应该是故意将声音给去了,只看见那个矮一点的
男人,开始爬到床上,摩挲妈妈的脸蛋,另一只手已经很下流的顺着大腿往上撩
着裙子,很快,妈妈那被丝袜包裹的阴部逐渐露出,那男人套着黑色丝袜的脸上
充满了陶醉,他开始很不规矩的在妈妈的阴部来回的捏着,看到这里,我发现我
的阴茎不自觉的硬了起来,看到有人要上妈妈,我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 ? 紧接着,那个男人的动作开始变的逐渐粗野和蛮横,他用力的拉开了上衣,
把妈妈的乳房给露了出来,双手开始大力的揉捏着妈妈丰满的双峰,同时,他一
下子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阴茎,双手其上将妈妈的内裤连着丝袜一把扯了
下来,妈妈的阴部裸露了出来,他的阴茎在妈妈的洞口摩挲了几下后,一下子插
了进去。突然,妈妈醒了过来,开始剧烈的想挣扎,想推开她身上的这个男人,
趴在妈妈尸体上的男人吓了一跳,赶紧狠狠的按住了妈妈,同时在说着什么,很
快,应该是那个操纵摄像机的,拿着一根绳子样的东西交给我了压在妈妈身上的
那个男人,只见那个男人狞笑着,挥手向同伴说着什么,接着摄像机就迅速的移
近了妈妈的脸部,可以看出,妈妈脸上充满了惊恐的表情。
? ? 这时,压在妈妈身上的那个男人突然把手中的绳子缠到了妈妈的脖子上,由
于摄像机此时已经贴近了妈妈的脸部,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那是一双肉色的连
裤袜,勒在妈妈脖子上的是一双肉色的连裤袜子,妈妈开始剧烈剧烈的挣扎,表
情充满了恐惧,同时在快速的说话,双手想把勒在脖子上的袜子给移开. 看到这
里,我按下了暂停,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全身燥热,阴茎已经硬的跟棒子一样,我
感觉就像自己在看A 片一样,需要一个东西来下火,虽然那镜头是真实的,而里
头的女主角是我的妈妈。这时,我一低头,看见了躺在箱子里的妈妈的尸体,不
用看完,我也知道片子的结果了,妈妈躺在箱子里的尸体已经完全证明了那个结
果,妈妈那诱人的红唇,那半挣的双眼,那在红色性感内衣包裹下半露的乳房,
那肉色丝袜的大腿,看的我的血直接向大脑涌去。
? ? 我把妈妈的尸体抱了出来,妈妈柔顺的在我的怀里,身体香香的,虽然我妈
妈是我多年手淫的对象,但是可以这样抱着妈妈我还是第一次,主要是妈妈柔顺
到极点,如果妈妈活着,她绝对不会穿成这样在她的儿子面前,现在的妈妈已经
可以让我为所欲为了,我把妈妈的尸体平躺在了沙发上,我先仔细的欣赏起妈妈
来,我从来沒有这样的看过自己的妈妈,漂亮的脸蛋,虽然四十岁的女人了,脸
上仍然是光滑的很,我试着用手摸了摸,滑滑的,双眼微挣着,眼睛看者前方,
脖子上一条很明显的红印子,应该是那条丝袜留下的纪念,白皙的胸部,肥硕的
屁股,配上肉色丝袜,白色高跟鞋,简直是每个男人梦中的标准射精对象。
? ? 我把妈妈抱了起来,我坐到沙发上,让妈妈的尸体坐在我的腿上,头靠在我
的头部,那肥硕的屁股正好坐在了我的阴茎上,刺激的我已经是上下其手了,我
的右手已经不自觉的开始和妈妈的尸体做着亲密的接触. 我按下了播放,画面开
始继续播放,骑在妈妈身体上的那个双手逐渐的勒紧了妈妈的脖子,由于窒息的
缘故,妈妈的表情充满了痛苦,但是挣扎变的很剧烈,镜头抖动的很厉害,但是
拍摄的人仍然在拍着妈妈被勒的喘不过气来的表情,那表情让人看的想入非非的。
? ? 看到这里,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我一把将尸体放回沙发,粗野的撸下了那
红色的性感的小裤衩,对着妈妈尸体那丰满的阴部就顶了进去,啊,有点紧了,
同时我突然有种想勒妈妈脖子的愿望,我爬下了妈妈的尸体,直接到了妈妈的卧
室,打开了妈妈的衣柜,我拿出了那条粉色的丝袜,同时,把香油拿了过来,看
着妈妈那美丽的容颜,我难以自禁,我双手颤抖着把丝袜绕在了妈妈尸体的脖子
上,同时,往妈妈尸体的阴道口倒了点香油,我试着把阴茎向洞口顶去,一下子
顶了进去,一种紧紧的压迫感刺激着我的龟头,我马上就有中想射的感觉,我赶
紧收了心神,才沒有射了,我开始试着慢慢的妈妈的阴道里抽查,同时双手收紧
了缠在妈妈死体脖子上的丝袜,此时,录像里的妈妈的眼睛挣的大大的,嘴大张
着,双手在脖子跟前乱抓着,骑在妈妈身上的那小子很用力的顶着妈妈,妈妈的
表情痛苦到了极点,看着这样的画面,我开始剧烈的对妈妈的死体展开了勐烈的
进攻,我双手紧紧的勒着妈妈的脖子,嘴在妈妈的脸上,嘴上不停的啃着,妈妈
的尸体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人间最大的乐事,我亲着妈妈的嘴唇,舌头在妈妈的
嘴里来回的转着,双手勒着妈妈的脖子越来越紧,阴茎的抽查也越来越快,录像
中的妈妈已经停止了挣扎,表情已经基本定格了,就和我下面的妈妈的尸体表情
一样,双手已经向两边分开,不再挣扎,随着压在妈妈身上的那小子抽查,被顶
的上下晃动,我知道,妈妈已经死了。
? ? 看着录像里妈妈的表情,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高潮,我最后的沖刺一下子将
哝哝的精液射在了妈妈的阴道里,同时勒着妈妈尸体脖子的双手也松了,我累的
一下子趴在了妈妈的尸体上,录像中,两个人交替的在奸淫着我的妈妈的尸体,
妈妈柔顺着迎接着这一切,配合的被摆成各种姿势逢迎着那两人的表态的玩法。
看到这里,已经累的挣不开眼了,我趴在妈妈的尸体上睡着了!